留法学人70年不变的爱国情-顶村资讯
 
 
留法学人70年不变的爱国情 [返回]
您所在的位置:顶村资讯>综合>留法学人70年不变的爱国情

留法学人70年不变的爱国情

  发布日期:   2019-12-02 08:35:58    

文|李武之江王巩

100年前,他们登上一艘开往法国的船,寻求拯救国家的方法。

70年前,他们登上天安门大门,见证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

四十年前,他在南海周围画了一个圆圈,开始了中国改革开放的伟大事业。

今天,他们在国内外各行各业为建设祖国与世界交流的桥梁而奋斗。

从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伟大成就到共和国发展建设的70年历程,一代又一代在法国求学的学者为此做出了不懈的努力。从过去艰苦的学习环境到今天丰富的物质生活条件;先生,从过去拯救国家的坚定信念到今天放眼世界的感谢你,在法国学习和为国家服务的光荣传统保持不变。

共和国缔造者的法国情结

2014年,当习近平主席在巴黎出席中法建交50周年时,他指出:“中国共产党的许多老一辈领导人都在法国学习。周恩来、邓小平、蔡和森、陈毅、聂荣臻等人是其中最好的。”

法国作为西方文明的代表,进步思想的发源地和革命的摇篮,在20世纪20年代吸引了大批具有崇高理想的中国青年。他们是第一批在法国学习的学者。他们在法国努力工作,上上下下寻找拯救他们贫穷而脆弱的祖国的方法。也是在法国,他们首次提出了建立中国共产党的想法。在此期间,严济慈、钱三强、巴金、徐悲鸿和冼星海也在法国学习和工作。勤工俭学作为20世纪中国第一次自费出国留学的热潮,为中国革命的胜利培养了一大批马克思主义革命者,为建国初期各个领域的发展和建设培养了宝贵的人才。他们在法国土地上度过了一段青年时期,这就是为什么这些共和国的创始人有着强烈的法国情结。

法国的周恩来

周恩来从1920年到1924年在法国学习。从1922年到1924年,他住在巴黎第13区意大利广场以东几十米处的高德弗罗伊酒店。作为中国共产党的一员和欧洲青年共产党的领导人,周恩来曾经领导过《欧洲青年共产党》的编辑工作。为了顺利开展工作,周恩来干脆把编辑部搬到了他不宽敞的住处。李富春、邓小平、聂荣臻等人都在这个只有7到8平方米的“房间”里工作,这个房间成为这些未来共和国的缔造者们为革命事业而斗争的最早的“基地”。他们不停地写作,整夜灯火通明,当他们累了,他们在这里铺地。他们结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坚定了马克思主义信仰,学习了先进的文化知识,为中国革命的成功和新中国的发展建设奠定了基础。

在法国留学是周恩来非常重要的人生经历,对他的一生有着不可磨灭的影响。出国留学和生活的经历使他能够了解各地的当地情况和风俗,培养了他与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打交道的能力。从万隆会议、日内瓦会议到中国重返联合国谈判,周恩来始终以“东方绅士”的姿态出现在各国代表面前,为共和国赢得突破性胜利,为新中国的外交事业做出重要贡献。

邓小平在法国的岁月:为开放模式奠定生活的基石

1920年10月19日,邓小平抵达马赛,开始了他在法国的五年生活。他先后在巴黎、诺曼底、克劳索、蒙达尔和夏蒂伦工作和学习。由于财政紧张,邓小平和其他在法国学习勤工俭学的学生一样,不得不做大量的体力劳动来维持生活。因此,勤工俭学中的“勤工俭学”占据了大部分时间,从蒙达尔吉的胶鞋厂到雷诺的汽车车间,再到巴黎的车站和酒店,他都在工作。

在法国学习的岁月为邓小平的生活奠定了基石。一方面,繁重的体力劳动使他深刻认识到无产阶级的悲惨处境,从而使其成为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另一方面,他在法国的生活经历让他对资本主义的利弊有了更全面的了解,这为他成为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奠定了基础。当中国第一艘万吨级的船下水时,举国欢腾,而邓小平保持清醒,因为50年前他乘一艘万吨级的船去了法国,他在国外的学习经历使他充分意识到中国和西方之间巨大的物质差距。坚持扩大留学生派遣,推进中法核能技术合作,批准联合生产汽车,提出“一国两制”,并在南方之行上发表讲话...这些决定对中国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这些都直接或间接地得益于法国留学思想的积累。

留法学者与改革开放

1978年6月23日,邓小平同志就扩大留学生派遣作了重要指示。从那时起,出国留学已经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重要组成部分。50多年后,一群群年轻的学生去了法国,从他们的前辈那里接过了出国留学和为国家服务的火炬。由于中法两国的特殊关系,两国的教育交流和互访从1978年持续到1991年。在此期间,在法国学习的学生主要是公费被送去的。根据"在考虑其他因素的同时优先考虑科学和技术"的原则,他们的专业主要是科学和工程,同时考虑到艺术、语言、社会学和其他学科。进入20世纪90年代,在自费出国留学全面自由化和公立学校出国留学改革后,在法国留学的学生人数进一步增加,专业更多,覆盖面更广。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在法国学习的物质条件也逐渐改善。然而,勤奋、勤奋和忠诚为国家服务的传统就像一颗种子深深埋藏在每个在法国学习的学生心中,等待着在学习的那一刻发芽。他们有的选择回国,有的选择留在国外,在各自的行业努力工作,为中法两国在科技创新、航空航天、医疗卫生、高铁、汽车、环保、农业、艺术、文化、法治等诸多领域的交流与合作做出了贡献,也为国内经济发展和建设贡献了自己的力量。

诸宸:为了祖国的医疗事业,坚决回到中国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前卫生部部长诸宸院士是改革开放后留法学者的杰出代表。1981年获得血液学硕士学位后,他成为瑞金医院血液学实验室的住院医师。由于他卓越的专业水平和英法语言能力,他于1984年有机会在法国学习,并来到巴黎圣路易斯医院血液中心实验室,在那里攻读分子生物学博士学位。两年后,他的妻子陈赛娟来到他的研究所攻读细胞遗传学博士学位。在法国逗留期间,两人共同发表了6篇论文,在白血病分子生物学领域取得了重要成果。作为班上唯一的非母语人士,诸宸在学习之初遇到了许多困难。他经常学习到深夜一两点钟。然而,他工作非常努力,很快就取得了优异的成绩。在他学习的第一年,他在班上名列第一。

1989年,诸宸和他的妻子完成了学业,并准备按计划返回中国。他们的老师被叫留下来说,“留下来,你会有一个光明的未来。当你回家时,你将一无所有。”尽管如此,诸宸还是毅然回到了中国,并在他的博士论文书中写道:“献给我的祖国”。

诸宸回国后与非典进行了一场“艰苦的战斗”。当非典在2003年开始肆虐时,诸宸预见到了疫情的严重性,并迅速组织科研人员研究非典病毒。同年5月,国家防治非典科技研究领导小组成立,诸宸掌握了病毒,并很快被任命为小组副组长。他带领12名专家到广州、香港等受灾最严重的地区进行实地调查,为抗击非典的胜利做出了巨大贡献。

非典过后,诸宸致力于中国医疗卫生体制的改革。他曾与21名院士共同向国务院提交报告,提议改革公共卫生研究和管理体制。他倡导“加强预防和保护环境”的健康理念,认为“只有看医生才能吃药”。他于2007年被任命为卫生部部长,成为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第一位独立的部长,为中国的医疗卫生事业做出了贡献。

《村草报春晖》:法国学者与西部开发

古人说:但有多少爱有一寸长的草,报道三春晖。出国旅游的孩子如何报答母亲的好意?为了实现留学生“报效祖国”到“报效祖国”的愿望,国家教委和驻外使领馆教育部门做出了巨大努力,“春晖计划”应运而生。“春晖计划”实施初期,主要补贴对象是获得博士学位或在专业领域取得突出学术成就的海外学生,以方便他们回国参加学术会议、组织短期研讨会、引进扶贫开发技术、参与大中型国有企业改造等。中国驻法国大使馆教育处立即向所有在法国的学生和学者介绍了“春晖计划”的相关政策。法国学者秉承“勤工俭学”、“出国留学为国服务”的传统,对此做出积极回应,并迅速形成了一个由25名成员组成的“法国学者参与西部建设小组”。1997年,该小组前往甘肃,成为第一个参与西部建设的海外学生工作组。

1998年,张小平首次申请参加“春晖计划”,并计划组建贵州服务团。在长期分离后,他从贵州回到了家乡。然而,检查过程令他震惊:大量实验室闲置,科研设备陈旧,农村处于贫困状态。原因是贵州人才极度匮乏,与外界联系很少。要改变现状,只能通过帮助贵州“造血”,即培养人才和引进技术。服务团队帮助30多名贵州访问学者赴法国交流学习,与贵州合作单位签署了58项协议,其中大部分获得国家资助。

除甘肃和贵州外,由法国学者组成的服务小组还访问了云南、陕西、青海、山西、内蒙古等省市自治区,为“春晖计划”的成功发展做出了贡献。据统计,在头十年,“春晖计划”已经资助了12000多名留学生回国短期服务。经过20年的发展,“春晖计划”已经成为留学生为祖国服务的平台。

留学法国的学者帮助中国新时期的发展

进入新世纪,我国出国留学人数迅速增加,人员结构发生了明显变化。形成了以公立学校学生为主导,自费学生为主体的新局面。学生选择的专业也更加多样化,为中国经济的发展和新时期“一带一路”建设的推进注入了强大的动力。2013年,秘书长习近平出席欧美返校节协会100周年庆典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他明确提出了“支持留学、鼓励回国、行动自由、发挥作用”的新时期留学生工作政策。其中,“扮演角色”尤为重要。留学生要想“发挥作用”,就必须顺应国家发展形势,把握国际环境,满足社会需求。如今,全球自由贸易正受到挑战。深化改革,加强中法合作,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优化中国自身经济结构,让中国企业走出去,至关重要。对于新时期在法国学习的学者来说,这既是挑战,也是机遇。本世纪初,以前在法国学习的学者对中国的全球化进程做出了突出贡献。在法国学习的新一代学生正在从这一经历中学习,为新时期实现“中国梦”的旅程做准备。

汤姆森公司并购案例:法国学者与中国企业国际化

毕业后,张卫东博士加入了一家美国电信设备制造企业,并在法国和中国的分公司工作了10年。虽然收入很好,但他还是决定回国发展,希望将外国跨国公司积累的经验应用到中国企业的国际化中。21世纪初,一些国内发展取得巨大成功的企业开始了国际化的尝试。tcl是最重要的一个。张卫东来到tcl,参与了公司并购法国汤姆森电信多媒体业务的全过程。他负责并购谈判、合资企业的人力资源管理、法国的两次裁员等。虽然这次合并的结果并不完美,但它让中国企业家看到了跨文化交流对企业国际化的重要性,并为企业国际化建立了一个参考体系。

学者与学生协会:法国学者的精神家园

法国长期以来有着浓厚的交往文化。各种工会、组织和联盟相继出现。正因为如此,各种海外学生社团的生活已经成为在法国留学的学者们的一个重要的精神目的地。目前有两个总的协会组织,包括全法协会和旅行法工程师协会,12个专业协会和30个校友会,共有44个海外学生协会。这些协会在交流、友谊、组织和协调方面发挥了作用。学生们聚集在这里互相交流,为祖国的发展贡献他们的知识。许多为中国发展和中法科技文化交流做出巨大贡献的法国杰出学者都在其中工作。

蓦然回首,共和国的伟大事业走过了70年的征程,勤工俭学的火炬走过了100年的春秋,旧时代已经过去,拓荒者的背影正在逐渐消逝,留在法国留学的学者心中的是为中国崛起而学习的英雄情怀,永远铭刻在骨子里的是留学报国的光荣传统。在过去的70年里,无数的学者为共和国的发展贡献了自己的力量,这里无法一一列举。我要向所有为祖国献身的海外学者致敬!祝祖国繁荣昌盛!(作者是李武之,巴黎第七大学应用外语专业学生,巴黎第七届全国汉语研究会主席;作者蒋王巩是巴黎中国学生联合会的主要贡献者

pk10注册送58 江苏快3投注 四川快乐十二 pk拾 w88优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