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读 |“巴黎子”普鲁斯特-顶村资讯
 
 
晨读 |“巴黎子”普鲁斯特 [返回]
您所在的位置:顶村资讯>旅游>晨读 |“巴黎子”普鲁斯特

晨读 |“巴黎子”普鲁斯特

  发布日期:   2019-11-01 08:54:10    

半夜,我通常不急着睡觉。大部分时间,“我”过去常常回忆过去的生活,“我”在贡布·雷(Kampot ray)祖父母家、巴勒贝克(Baalbeck)、巴黎、东四儿、威尼斯等地度过的时光,“我”参观过的地方,“我”认识的人,“我”见过和听过的一些过去的事件——在《追忆往昔》的开头,普鲁斯特以这种方式开始了他的描述,提到了“我”的主要居住地,并成为这部浩如烟海的杰作的平台。

“我”和作者同名,两者都叫“马塞尔”。他们两个不是同一个人。如果普鲁斯特是他自己,那么他记得的生活地点应该以巴黎为中心。不同于那些从其他省份来到巴黎奋斗的学者,如司汤达、巴尔扎克、大仲马、杜德、左拉和莫泊桑,普鲁斯特可以说是一个出生和长大的巴黎人,就像波德莱尔、法国、德国、马尔罗、萨特和波伏娃一样,出生、长大、年老、死亡和埋葬在巴黎——普鲁斯特可以说是一个地道的“巴黎人”,借用日本人对“江户”的说法。

在《追忆似水年华》中,盖尔芒特宫是主要舞台之一,它位于塞纳河左岸圣日耳曼。但是普鲁斯特一生都住在塞纳河的右岸,非常集中——蒲芬一个接一个地打卡非常方便。巴黎是他母亲的领地,女族长是一个富有的犹太商人,在巴黎拥有几处房产。他的父亲是一个内地人,由于他的聪明和勤奋,他在巴黎成了一个成功的人。

他的父母于1870年结婚后,他们住在如花街8号,在那里住了三年。这是奥斯曼街西段的一条支路。街外是圣奥古斯丁教堂,离纪念摇篮奥斯曼街102号不远。然而,普鲁斯特并不是在那里出生的。1871年7月10日,他出生在他的曾祖父路易·怀伊(Louis Wye)的家中,位于巴黎西郊拉封丹街96号,布洛涅森林和塞纳河之间。最初的建筑在1897年被拆除,现在的建筑在原地重建,但是有一块纪念匾显示普拉特出生在这里。

1873年8月,当他两岁时,他的家人搬到马德莱娜教堂附近的马泽布街9号(在那里英俊的男人在“英俊的朋友”结束时举行盛大的婚礼)。这是一栋漂亮的大房子。他的房子位于内院的二楼。这间大套房宽敞豪华,大部分窗户朝向苏琳街。与如花街8号相比,它真的很适合定居(在回忆中,我父亲对住房非常挑剔,鄙视斯旺的房子,这让我很难过)。在这里,他的家人一直生活到1900年10月,那时他29岁。这是他一生的住所。他在这里长大,度过了童年、青年和青年时代。

从这里开始,他和家人去他父亲的家乡伊利(记忆中的贡布·雷)度假,住在阿米奥德姑妈家,在他叔叔的山楂花园(现在也叫普鲁斯特花园)学习。一个月一两次,家人送他去看望叔叔。他在那里遇到的社交名媛罗勒·海曼变成了《追忆似水年华》中的“粉红女郎”。有一段时间,我爱的方式是每天下午2点去香榭丽舍大街满是月桂的花园寻找希尔伯特(花园里的一条小路现在被命名为普鲁斯特小路)。然而,花园里由“侯爵夫人”管理的厕所的霉味引发了一种让“我”高兴的无意识记忆,并让“我”想起了贡布雷(Kampot ray)外国叔叔的小屋。从这里开始,他去了圣拉扎尔车站前的孔多塞中学,并通过为学校杂志《李湘评论》写作开始了他的写作生涯。通过高中同学雅克·比才的介绍,他去了不远处奥斯曼街134号雅克母亲施特劳斯夫人的沙龙。她后来成为盖尔芒特公爵夫人的原型。查尔斯·阿斯彭(Charles Aspen),他在沙龙里遇到的,后来成为了花花公子天鹅的原型。莫泊桑,以他最出名的时候,也经常去那里。普拉茨,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少年,在那里遇见了他(但是莫泊桑似乎从来没有在《追忆似水年华》中提到过)。高中毕业后,他去奥尔良当兵一年。他每周日都要回家,在训练成绩中排名倒数第二。他一点也不像士兵。然后我去了左岸,去了巴黎政治学校几年。大学毕业后,我仍然去了左岸,在马萨林图书馆工作了两个月……所有这些地方,除了他当兵的奥尔良,都离他家不远。他是一个永远不会在第九大街长大的孩子。

现在有一套私人公寓,甚至没有纪念牌。我去过那里几次,每次门都是关着的。有一次,我打开大门,终于如愿以偿地溜了进去。走廊的窗户上有一份居民名单,但我找不到普佳的车牌。内院看起来像一个院子,中间有一棵树,直伸向天空。我无助地看着内院的窗户,没有人来告诉我哪些窗户属于这个家庭。在街对面的人行道上,有一个大柱子,上面贴着戏剧表演海报,“我”每天都会去看,但还是一样。当然,它不是已经张贴的“淮德拉”海报。(邵依平)

重庆幸运农场购买